凤凰彩票

大爱相伴沉疴中的“古哥”——在贫困大学生古
来源:未知 作者: admin 浏览次数: 日期: 2019-05-27
凤凰彩票

  我该用怎样的词语来描摹此时心中的感受:是惊闻噩耗时的无助?是陪伴病床前的心酸?亦是同学们协力筹款的感动?还是对全院师生无私付出的感恩?

  在贫困生、优秀班长古宜荣病重的这三个月里,我和华师大新闻传播学院新闻11级全体同学一起,经历了多少次的跌宕起伏的心理变化,多少次感同身受的揪心牵挂,多少次直击人心的感人瞬间:当1月7日刚刚听闻朝夕相处的“古哥”突发脑癌引起的大出血时,我惊呆了,我从来没有想过这种骇人听闻的病魔居然可以离我们这么近。我不知道这对一个正值20岁桃李年华的青年来说意味着什么,也不知道这对一个家境贫寒的单亲家庭来说意味着什么,更不知道这对一个成立仅3个月的新学院来说意味着什么?

  是煎熬?是考验?是挑战?这些在以往学习中才会偶尔用到的词,此刻却显得如此厚重,才发现我所谓的那些经历是多么的单薄苍白。在古宜荣接受手术和治疗的这三个月里,我发现自己也在接受一种“治疗“—懂得坚强,懂得感恩,懂得感动,懂得珍惜。

  “女生们节日快乐“这是古宜荣3月7日在新闻1103班QQ群上的留言,尽管只有寥寥数语,却让班里的女生们激动不已。彼时,他刚刚确诊患有脑部恶性肿瘤,亟需进行开颅手术。而就在不久前的开学晚点名当天,他也是这样强忍着病痛,在班群一字字地摁着“今天要晚点名,大家别迟到。虽然这是一件很无聊的事!注意别拥挤!”

  在新闻11级的119个兄弟姐妹中,班长古宜荣总是默默地带给我们感动和惊喜,被大家昵称为“古哥”,和google 有着一样的神力:他会在每年的平安夜自费给班里的每个同学买平安苹果;会在出早操时最早起来叫同学们起床;会在每次年级和班级活动中甘当义务摄影师的角色;即使躺在病床上,他也会笑着对每一个想安慰他的同学说“没事”。

  “别担心,我会好起来的。”这是在生病的三个月里他最常讲的话。还记得春节前第一次去看他时,我自以为怕刺激到他的情绪而不知道说什么,他反而自我调侃道:“这莫名其妙住进了医院,唯一感到不错的就是这里的护士都很漂亮,虽然我眼睛里有重影,看的不是很清楚哈。“

  在一次探护古宜荣的过程中,细心的裴老师发现他的脚趾甲有点长,就弯下腰,掏出钥匙扣上的指甲剪给他剪指甲。由父亲独立抚养长大的古宜荣眼里噙满了泪花,时间仿佛在那一刻停滞,在场的同学默默地看着,一股暖流涌上心头。现场的照片被直播到年级群里,直到现在,许多同学都开玩笑地说“娶妻就娶裴晓荣!”

  “小谷,我相信老天让你这个时候发病就是让你好起来”这是11级辅导员裴晓荣在古宜荣生病后在QQ签名里写的一句话。古宜荣病倒后,裴老师第一时间取出5000元垫作医药费,并古爸爸赶来武汉前在医院陪护。当看到古宜荣因为手术而上身裸露而瑟瑟发抖之时,裴老师将自己的羽绒服脱下,紧紧的包裹着古宜荣;为了保证古宜荣的营养,裴老师在家用山西小米煲粥,第一时间送往医院;为了解决古宜荣父亲的吃饭问题,裴老师出钱自己掏钱购买医院食堂的饭卡。

  辅导员裴老师是双胞胎孩子的妈妈,除了日常的学习和工作,她还要承担起照顾两个孩子的重任。但古宜荣生病期间,她去医院的次数是最多的,对古宜荣的照顾从饮食起居到病情发展,再到各项手续的办理,几乎无微不至。我曾经震惊于她惊人的精力和抗压能力,但又转念一想,或许这就是“既为人母,爱子之深“的感觉吧。

  古宜荣生病时正值寒假放假前夕,一旦放假,谁来陪伴古宜荣渡过难关就成为了一个棘手的问题。后经学生干部们商讨并征求同学们的意见,最终决定安排武汉籍的同学和部分留校同学进行医院排班陪护。

  寒假38天,每天“班长加油”这个QQ群里的消息都没断过。“班长下周要做核磁共振”、“班长今天精神不错,喝了些汤”、“班长今天还讲笑话了呢“…..一字字,一句句,串起的是古宜荣的病况进展 ,系上的是我们对他的揪心牵挂。

  病房虽冰冷,人心却温暖。每一次值班,大家都使出十八班武艺逗他开心:师斯这个麦霸带了个mp3不时给班长放放他的喜欢的流行歌,然后自己再趁机小秀两句;余艺总是和班长“互相抬杠”,最后不得不臣服于班长的“舌灿莲花”下;还有侯瑞这些厨房好手们带来了家里炖的热汤和饭菜,真是“人间美味”……

  我还深刻地记得我值班那天正值湖北省“两会”,古宜荣听着电视里的两会直播,不时就时政与我交流,最后谈及家乡建设,他说:“我的家乡离井冈山很近,真的很美但也很穷,真想看到它脱贫致富的样子,希望江西的两会啥时候能给力一点。”

  如果不病倒,此时的古宜荣应该正扛着摄影组的“长枪短炮”,在校园里的各个角落,捕捉最美丽的镜头。

  得知古宜荣的病况后,华师摄影组第一时间进行内部募捐,从99级到12级,每个曾经与摄影组共度大学青葱岁月的学子纷纷慷慨解囊,尽全力为这个素不相识却师出同门的学弟加油打气,首次募捐就有46217,36元。

  08级的张宜俊是当年摄影组的组长,毕业后留在西藏工作。听闻学弟病情后,即便是在寒假客流高峰期,他也不远千里从青藏高原来到江城武汉探望古宜荣。

  像张宜俊这样即使毕业,也依然牵挂古宜荣病情的同门师兄师姐还有很多很多。追根溯源,摄影组陈建平(老陈)、陈希昌(小陈)两位老师是连接十几届摄影组学子同气连枝的精神纽带。

  老陈老师是摄影组捐款的发起人。从历届摄影组QQ群到新年里每一个过去摄影组同学的问候电线岁的生日宴会上,他都会见缝插针、不遗余力地号召曾经的华师摄影人帮自己的学弟一把。在古宜荣回乡治疗前,他还专门整理出古宜荣在摄影组期间所有的活动照片,制作成册送给了古爸爸。“爱生如子”的老陈老师知道,那是对一个父亲最大的安慰和支持!

  小陈老师常对摄影组的同学说:“不管古会怎样,我们尽全力为他多做些事,不给我们自己留遗憾。”开学后他号召摄影组成员以排班的形式,每天去看看古宜荣,并给他买些煲汤、核桃以补充营养。

  成立了12年的摄影组,留给华师的不仅是大量仅存在照片里的美好记忆,他们自身也正在演绎着桂子山上的最美风景。

  大年二十九,江作苏院长来到医院,他给古宜荣送来了鸡汤。这罐鸡汤是那样的特别,不仅是因为它是天麻炖就,而且还因为它是江院长的母亲亲手制作:已是耄耋之年的老人听闻古宜荣的遭遇,便依循古方,取天麻平肝息风止痉的功效,为古宜荣补身体。一碗鸡汤的背后,是一位德高望重的院长对学子的深深牵挂,也是一位毫无血缘关系的奶奶对一个孙儿的无尽关怀。

  百忙中,江院长曾多次抽空去医院看望古宜荣。“新闻传播学院虽然成立才几个月,是个年轻的家庭,但成员一个都不能少”,这是江院长在古宜荣病后对全院师生说的话。古宜荣病重后,江院长积极利用各种社会资源,尽己所能为他提供最好的医疗条件,并募集资金为他的治疗提供保障。

  年前,韩君华书记煮好热腾腾的饺子用保温瓶装好送到医院,一勺一勺地喂给古宜荣吃。每次喂饺子时,韩书记都会悉心地吹一吹饺子,以免烫到他。虽然吃的不多,但这是古宜荣在反胃呕吐后为数不多的一次进食。前几日,听闻古宜荣感染的消息,韩书记前往医院探望时,看着病床上骨瘦如柴的古宜荣,内心一阵酸楚,在道别后,走出病房,早已泪流满面。

  由于在病床上躺了一个多月也没有确诊病因,古宜荣的心情开始有些低落。病情的反复与脑出血原因的不明确,让原本揪心的古爸爸更加焦急。学院通过彭涛副院长的私人关系联系上同济医院的专家,并于2月14日为古宜荣办好了转院手续。

  那时还处于寒假,也正是武汉冬天最冷的时候,学校里的学生还不太多,但转院各项工作十分繁杂,夏守信副书记在一大早就在群里召集帮手,宋汉涛等几个留守在学校的摄影组同学积极配合。转院当天,学院办公室李俊毅老师用自己的私家车,开车一天陪同夏书记,处理转院的相关事宜。由于当天是情人节,出行的车辆较多,从中南医院到同济医院的这段路显得格外漫长,每个老师和同学的心中却是无比焦急。是啊,已经等了一个多月都没有结果了,驰名华中的同济是最后的希望了!

  令人欣喜地是,转院后,古宜荣的精神状态有了好转,脸上又漏出他招牌式的笑容,那是对康复的期待!

  7日晚,我们开始跑向学校各个院系晚点名教室,我知道新闻学子为生命而奋战的号角已然吹响,从下午5点到晚上9点,我们共募集资金4.5万元。高效的背后是一颗颗炽热的心,尽管这是一个临时计划的行动,尽管这出于清明节假期中,尽管许多参与的同学才刚刚下火车。看着一叠叠的10元票子,我们为我们是华师新闻人而自豪,为我们这个119人的大家庭而自豪,更为爱在华师的桂子山学子们而自豪。

  当拿起募捐箱的那一刻,我内心的复杂真的难以言表。曾经当我初次听到噩耗时,我觉得我可以做的很少,但当看到古宜荣对生命不屈的抗争时,我又觉得我可以做的很多。十元、二十元、一百元,每一个同学走过募捐箱时都是那么自然地将前放进去,就好像这也是他们分内的事一样。“加油”、“祝你们班长早日康复”这些温情话语让我的眼眶湿润了,或许一句“谢谢”早已表达不了我对他们的感恩。

  在整个募捐的过程中,我久久不能忘记一个孩子的身影,那孩子大概4岁,看到我们手里捧着红色的募捐箱,口中喊着“救救我们的班长”,他天真地望着我问道:“你们班长怎么了?”我回答说“他病了”,他楞了一下,把兜里掏出仅有的两个硬币很认真地投入我们的箱中。在我弯下腰的那一刻,我似乎从孩子的眼睛里看到了什么?对,那是希望,对生命的希望。

  从古宜荣生病的那天起,我就一直在想该用什么样的方式把这段将载入新闻传播学院历史的记忆记录下来。我知道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的背后有新闻11级119个兄弟姐妹,有新闻传播学院全院的师生,甚至有桂子山的所有老师们、学子们。

  面对不可预料的恶疾,他是不幸的;全体师生的温暖,能传递给他的是丝丝的同情,苦苦的关爱:好兄弟,上穷碧落下黄泉,我们永远在一起!

  或许灾难是最能考验一个集体凝聚力的形式。我曾怀疑过已经大三的我们,是否会因要各奔前程而对此冷淡置之;曾怀疑我们这成立还不足一年的新学院是否能扛起这千斤重担;曾怀疑过那些同住在桂子山上的陌生同窗是否会助我们一臂之力。然后,这三个月的事实给了我最好的答案。

  这种惊喜与感动不能不让我做一个华师准新闻人而自豪。经过这场生死考验,我更体会到“学院如家”的感觉,在这个大家庭里,我们休戚与共,我们携手同行。我们一起担当,一起分享,一起奋斗,一起成长,还有什么困难是可以难倒我们这个大家庭的呢?

  最后再次表达对学院领导、老师,还有所有帮助过古宜荣的同学们的感激之情,是你们的无私付出撑起了他生命的希望。

地址: 电话:400-4000-000 邮箱:
湘ICP备备2014668688号 Copyright © 2018-2020 凤凰彩票 Inc. All right reserv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