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彩票

怀念金庸先生怀念出了几点启示
来源:未知 作者: admin 浏览次数: 日期: 2019-05-24
凤凰彩票

  10月30日下午,武侠小说著名作家金庸先生逝世。大家不敢相信,多希望这是谣言。大多数人都没见过金庸本尊,从前了解金庸,只能借助他的生平资料、视频采访或文字作品。这样的了解渠道,如今却成了怀念的方式。怀念时一定会想起他的好,想着想着还会有新的感悟。

  不少文章蹭热点,千篇一律、“落入俗套”地介绍金庸生平,难免“情急摘抄”之嫌。虽然生平资料份属旧的“知识点”,不具备新闻性,但作者若肯结合新闻,融入真情,编排润色,也能整出新的火花和缅怀的诚意。

  有人说,某些文章(尤其长文章)是早就编撰好的,时机一到、稍作改动即可发表。即便内容原创、文笔不赖,但这种“先见之明”居心不正,会使文章矫揉造作,这类作者也早被钱钟书先生讽刺过:“文人最喜欢有人死,可以有题目做哀悼的文章。”

  在1950-1970年代,金庸先生为了助力自己的《明报》,坚持每天晚上写社评(约一千字),下午写武侠小说(约一千字),只在出差或生病时才中断几日。

  武侠小说是虚构的,灵感一到,何时写都没问题。而对于社评,金庸好似“淡定帝”,会留到晚上甚至半夜才写(第二天要发表),原来他是为了知晓尽可能多的当天新闻,以便对题材“择优”而写,不愿早写早交差。先生写社评不浮躁、不敷衍,从社评写得好和写得晚两方面皆可体现。

  金庸称自己写稿速度很慢,一千字的稿,字句斟酌,起码花两个钟头。不过,他毕竟为两个截然不同的专栏日更文章,这发文频率和跨界程度赛过不少如今的自媒体作者。金庸先生创作力之旺盛,工作之勤勉,令人敬佩。

  金庸好友、同为“香江四大才子”之一的倪匡是位写文章的快枪手,有1小时写8000字的纪录。金庸却说他“这样快的文章写不好”。在他看来,即使文章是每日更新的,时间上还是允许、原则上也要求慢工出细活。

  说来惭愧,我在自己的公众号(拉阔时光)里做不到金庸先生那般认真地日更文章。这是文思远不如他敏捷,学问远不如他渊博,态度远不如他勤勉。

  金庸先生曾经勉励过浙大学子:“一个人学问不高没关系,但关键是要用功,今天要比昨天有学问,明天应该比今天有学问。”有先生这番话,我不必“自弃”,当在今后争取进步。

  做外交官属于公务员,在外交舞台纵横捭阖,算是“为国为民,侠之大者”的前一半——为国效力。当作家是进行文学创作,发挥空间大,作品面向普罗大众,好似“报国无门,转而为民”。

  做外交官得规规矩矩做事,是做一种“标准之人”,标准到社会上的人普遍看好。当作家可由着性子写东西,可做一位“个性之人”,个性到非常规、剑走偏锋。这是两款截然不同的工作,本应适合不同的人。

  金庸有出色的外语能力和国际法知识,专业和经验俱全,应该能做好外交官这类“标准之人”。可惜,外交部十动然拒,介意金庸的地主家庭背景和爱自由性格。

  金庸写作了得,想象力丰富,其武侠小说兼具趣味与深度,得到民众和专家的共同推崇,成功当好了作家这类“个性之人”。

  金庸实现不了最初的梦想(做外交官),转而做文字工作者(报人),更偶然地当了作家。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对金庸而言,当外交官的天花板(名声、成绩)不如作家高。

  梦想与现实是有距离的。你看准了职业目标,可能因能力不足,时机不对,或招聘者给你发“好人卡”而难以如愿。最要紧是能及时调整目标,继续探索道路。

  尽管写小说成就非凡,金庸仍说全职当作家有风险,因为作品未必能出版、有人看,稿费太少,生活会出问题。这是告诉大家,做再高大上、有意思的工作,也是要吃饭的。金庸起初选择替报社打工,如做外勤记者,翻译国际新闻稿件,起码收入稳定,也算先定了个小目标。后来他创业办《明报》兼连载武侠小说,既借小说增加报纸销量,也等于没单独让写小说维持生计。

  金庸的每份工作的好处各有千秋。若论名气、圈粉,首推写武侠小说;若论赚大钱,当属办报纸为第一(小说要赚大钱,得杜绝盗版);若论影响现实,非写社评莫属。

  一份好的职业,大概是“既允许你平庸(不辞退你),也允许你闪光(让你发挥)”。工作上平庸至少是“谋生计”,工作上闪金光就升格为“做事业”;工作上的坎,跨不过去就停留于“庸”,跨过去则有望成“金”。

  金庸说话(广东话或普通话)有江浙口音,也不善于口头表达。不过,他才华横溢,文思敏捷,妙笔生花,与他的“嘴拙”形成鲜明对比。

  大家都是用三千多个(常用)汉字,金庸就能神奇地排列组合、写出惊艳的东西来。所以说,金庸把文字用得帅,或直接说他的文字帅,甚至说金庸的思想帅。帅是重要的偶像特质,金庸就是我们的文化偶像。

  金庸小说用技而不炫技,用看似平平无奇的语句(通俗化的古白话,白话中带有三分雅),不知不觉地刻画了个性鲜明的人物,有条不紊地构建了格局超大的故事。这是类似于“五官似普通,组合很好看”的帅,帅得低调、大气、接地气。大师的文字风格可不会迎合高考作文辞藻华丽的评价标准。

  金庸小说善于包装中国传统文化,将其嵌入武功招式中,或装入人物对白中,或融入人物性格和命运中……在这般不显刻意、令人好奇的包装下,中国传统文化不再像是一名无甚人气的老学究,而仿佛焕然一新,变成一位自带流量的青年学霸帅哥。

  金庸小说摒弃了旧式武侠小说用以轻松吸引读者的低级趣味、粗俗气息,不逾矩,不踩界,正正经经地发挥神奇的想象、讲述迷人的故事。小说内容不委曲从俗,不“同流合污”,帅得有节操,是德配其貌。

  金庸小说有高雅的格调,但不装逼,有深邃的思想,但不说教,风格冷峻而不失亲切,最符合帅哥的味道。这是小说的灵魂很帅,熠熠生光,不靠旧式武侠小说衬托也能明显感觉到。

  金庸武侠小说的面貌帅,就可获得商业垂青,内在帅,则能博得专业肯定。这真是雅俗共赏,人气与实力俱佳。

  香港的自由环境成就了金庸的作品,金庸的作品也助推了香港的影视。港产剧、港产片对金庸小说的翻拍特点,可归纳为“剧情节奏紧凑,选角恰到好处,气氛烘托带感”。许多人认为,金庸武侠的最佳影视版本一般都出自香港,因为香港影视人最擅长表现金庸武侠的那股子帅劲儿。

  意外的是,金庸对金庸剧的喜好比较剑走偏锋,例如他最喜欢的黄蓉不是翁美玲版(而是周迅版),他最钟意的杨过并非古天乐版(而是刘德华版),陈乔恩版东方不败竟获得他的肯定。金庸理想中的武侠画风,或许更接近于剧版《水浒传》。尽管如此,我们不能总以自己的喜好去衡量偶像的口味。

  或许受武侠小说类型连累,金庸小说一开始流行范围有限,在不少地方被视作。到后来,各地思想开放,小说得以解禁,受众群逐渐扩展到整个华人圈。再后来,专家们也开始摒弃成见、实事求是地研究金庸小说,更成立了“金学”。小说依然是那些小说,形势却由冷转热,这一路逆袭的过程简直帅呆了。

  金庸武侠小说帅在哪里,地位如何逆袭,似乎告诉我们:类型是死的,人是活的,就看人怎么去丰富其中的内容,做得出彩。

  若有作家能写出深入人心的武侠新作,搅热江湖,当然是期待之事。更重要的是,中国人能发扬金庸小说中弘扬的正面价值观和侠义精神,让社会充满真善美。

地址: 电话:400-4000-000 邮箱:
湘ICP备备2014668688号 Copyright © 2018-2020 凤凰彩票 Inc. All right reserved

网站地图